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评论

社评 | 对杠杆的运用应更注重质量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本期执笔 李林鸾 发布时间:2017-11-07 RC#51-14628-20

农村金融时报

在党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从全球比较来讲,关于家庭部门的债务杠杆率,中国还不算高,但是最近几年增长很快。

数据显示,2006-2016年,中国家庭部门杠杆率从11%上升至45%,十年间增长3倍。2008年中国的家庭负债率只有20%左右,在此之后上升得很快。对比2008年之后各国家庭部门加杠杆的速度,中国是新兴市场的2.6倍。

分析可得,购买房地产是很多家庭负债上升的主要因素。但是需要我们仔细分析的是,贷款数量增加和房地产价格上升也是负债上升的重要原因——房地产价格过快上涨,单笔贷款金额占整个家庭资产负债比重大幅度上升,可能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事实上,杠杆无处不在,问题是怎么把握和运用,关键在于“度”。因为,所谓去杠杆,就是要减少负债,但若要维持经济增长,则须增加一定的债务,提高杠杆率。而从事杠杆操作,本就是现代工业社会区别于传统农耕社会,从事正常运行的题中应有之义。因此,管理债务和杠杆的要义,应当是保持债务的可持续性并把杠杆率限制在可持续的范围内,以及把控债务增长的质量。

这就不难理解,对于近年来家庭部门较快增长的杠杆率,周小川指出:“不是说现在就要去杠杆,而是说增长的过程要注意质量,要使增量部分保持稳健,同时又是高质量的。”

其实,中国对金融杠杆的控制,正在探索一套具有特殊阶段性特点和中国化特征的行之有效的方法。例如在2009年以后,中国非金融部门总体杠杆率是逐渐攀升的,但是2016年略有下降。这与2015年政府提出“三去一降一补”战略,采取了一些措施并取得成果密切相关。

从家庭部门情况来看,有两个指标可以进行比较,一个是杠杆率,即家庭部门的债务除以GDP,再一个是家庭部门的利息支付除以GDP。比较这两个指标可以看到,虽然债务余额占GDP的比重不断攀升,利息支付占GDP的比重却在2016年有了下降,也说明“三去一降一补”在调控家庭部门杠杆上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还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监管层为提高家庭部门杠杆质量已经开始行动。例如根据国务院“严格管控各类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市场”的指示精神,银监会已就加强消费信贷监管专门作出批示、部署,各派出机构已开展行动,从开展风险排查、加强规范管理、加大监管问责三方面入手,严查个人消费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

我们希望,未来的有中国特色的杠杆运用,一方面更多是让负债率过高的市场主体实实在在地去杠杆,通过资产出售及核销债务等综合手段,减少不必要的信贷依赖和资本占用;另一方面,通过监管有效提升诸如家庭部门的债务杠杆质量,提高资本使用效率,让资源更合理的配置,以便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这就需要继续加强金融监管、打破刚性兑付、消除国有企业的隐性担保、强化地方财政预算的硬约束等,实现真正的经济上的公平。

【关键词】  社评,对,杠杆,的,运用,应更,注重质量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今日热点
经过了“点赞潮”、“红包潮”之后,许多市民的朋友圈在近日又迎来了“砍价潮”。从几千元的手机到上万...
推荐内容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