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研究

农信蜕变:从包袱沉重到地方金融主力军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本报记者 李林鸾 发布时间:2018-09-04 RC#28-16907-20

农村金融时报

一个有着13亿多人口的超大规模经济体,经过40年改革开放劈波斩浪,实现了起飞、转型到跨越的“惊人一跃”。这场规模空前宏大、影响深远的改革发展伟业,是中国人民创造的传奇。

经过40年的发展,中国金融业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具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如今,像工商银行这样的大型金融机构已成为全球金融的佼佼者,而在另外一个领域,农信社、农商银行这样的中小型机构同样在改革开放中实现了自身的蜕变。

每一个农信人都能真切地感受到40年来农信机构翻天覆地的变化。改革开放40年,是农信社管理体制不断探索完善的40年,是农信社不断成长壮大的40年,同时还是农信社坚持“三农”市场定位,持续加强和改进农村金融服务的40年。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3月末,全国农信社资产总额达到32.27万亿元,负债总额29.91万亿元;涉农贷款余额9.21万亿元,小微贷款余额8.02万亿元,发放扶贫小额贷款1490.48亿元,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91.4%。这是曾经的老农信人无法想象的成绩。

这40年间,从最初的农信社,到农村商业银行,再到上市银行,农信机构表现出了无穷的智慧和巨大的创造力,通过改革弥补了在资产质量上的“先天不足”,抛开了“历史包袱”,逐渐成长为地方金融的主力军。

改制抛开“历史包袱”

1951年,在广袤的中国农村土地上,农村信用社破茧而出,新中国农村金融事业扬帆起航。多年大浪淘沙,经过时间洗礼后的农信社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发展轨迹。

特别是二十一世纪以来,农信社呈现出新的生长姿态。以往,不良贷款比例高、公司治理水平低等标签,让业界对农信社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阶段。如何抛开“历史包袱”?改制似乎成为唯一路径。

2000年世界迈入新世纪之时,江苏启动了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2001年9月,经国务院同意,江苏省内82家基层行社按合作制原则,出资组建了全国第一家省级联社。2003年6月,国务院出台《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农信社改革由江苏扩展至浙江等8省市。一年后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的意见》,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向全国铺开。

随着各省联社的组建完成,在其引领和助推下,这场围绕着产权关系、管理体制与经营机制所进行的农信社改革由此拉开帷幕。全国农信社以法人为单位,改革产权制度,明晰产权关系,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区别各类情况,确定不同的产权形式。

2004年开始,全国农信系统在制度上出现股份制、股份合作制、合作制并存;在组织形式上,出现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以县(市)为单位统一法人、乡镇信用社和县(市)联社各为法人等多种体制并存。

2011年,原银监会宣布不再组建新的农信社和农合行,全面取消资格股,逐步将符合条件的农信社改制为农商银行,农合行则要全部改制为农商银行。

一路风雨兼程,至此,周折几十年的农村金融机构发展改革历程,最终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农商银行成为重点发展的农村金融机构。

自原银监会明确农信改制改革的路径后,农信系统按照加快向现代金融企业过渡的改革总体目标,不断推进以“明晰产权关系、完善法人治理结构”为核心的农信社产权制度改革,国务院深化农信改革试点取得了重大成果,一个脱胎换骨的新农信开始展现在世人面前。

改制的一大阻碍是伴随农信社多年的资产质量问题。监管当局与农信系统深知,“打扫干净屋子”才能与其他银行在同一平台上展开平等竞争,为机制改造和体制重构做好准备。

对此,央行在这轮改革启动初期进行了一次性的专项票据兑付,为农信改制减负。但即使是成功兑付的县级行(社),仍有一半的“历史包袱”继续背在身上。

截至2010年末,全国有2954个农信社,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78.5%。它们大多分布在县域地区,负债超过10万亿元,但其中一些农信机构的不良率依旧居高不下。“这是一道绕不过的坎,如果没有后续政策支持,单靠每个县级行(社)自我化解大约需要15-20年时间,困难程度可想而知。”当时一位业内专家如是说。

经过多年的不断摸索,农信人慢慢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几年间,通过政府土地置换不良资产、注入资金,投资人注入资金,政策支持等消化了农信社不少不良资产。还有地区为消化不良采取了“好社带坏社”的改制模式,即“好社”对“坏社”进行战略投资。事实也证明,组建成农商银行后这些投资都很成功。

随着一系列掷地有声的举措落地,到了2014年,监管数据显示,农商银行不良率仅1%左右。随后即便受经济环境影响略有上升,但也长期维持在3%左右,与前期相比,“历史包袱”基本不复存在。

在化解不良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后,农信机构经营状况、盈利能力、服务“三农”能力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成为地方金融的绝对主力军。

2018年,中国经济持续去杠杆,金融监管日益趋严。而资产在银行业占比14%的农商银行,发放了占全行业三分之一的涉农贷款,已经找到了在县域生存路径。在治理结构上,农商银行正在探索协调好决策权、管理权、监督权三者之间的制约;在经营管理上,越来越多的农商银行也摸索出适合自身的战略方向;同时,更多的农商银行还在打造真正的有凝聚力、核心力、可持续发展的企业文化,做到真正对社会、对社区、对客户负责,对员工、股东负责,使利益平衡,创造大家共赢局面。

拥抱上市加快转型发展

栉风沐雨,春华秋实。随着农信改制的逐步深入,那些较早完成身份转变并且经营有道的主体,开始进军资本市场,给这个群体带来了新的想象。

2010年12月16日,重庆农商银行在香港成功上市,成为农商银行上市第一股。2016年9月2日,江阴农商银行在深交所中小板正式挂牌交易,实现了国内农商银行A股上市零的突破。

“在金融发展新形势下,推动包括农商银行在内的中小银行上市是一项带有战略性和全局性的重要举措。”中小银行发展论坛秘书长姚余栋此前曾公开表示,一方面,上市可以提升中小银行的公信力和品牌形象,改善中小银行的公司治理,促进中小银行健康发展;另一方面,上市可以直接补充中小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发挥银行资本金的杠杆作用,推动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银行重点服务的民营经济、中小微企业、“三农”产业等平稳健康发展。

随后,监管部门对于农商银行上市也表达了积极的态度。原银监会曾表态,将充分尊重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意愿,一如既往地积极鼓励和支持符合条件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公开上市。这样的鼓励无疑给农商银行吃了一颗定心丸,其上市潮在近几年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2018年,已有5家农商银行在A股上市,还有3家在H股拥有一席之地。在非上市农商银行中,至少有25家农商银行正在筹备上市事宜,而正在A股候场的8家农商银行中,有3家处于预披露更新,5家处于预先披露状态。

而上市之后,监管层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强对银行的监管力度,使其合规经营,并推进银行自身优化内部管理结构,促进银行加快转型发展。

从上市农商银行2017年年报可以看出,总资产方面,A股上市5家农商银行均实现了正增长。常熟银行资产规模最大,达1458.25亿元,同比增长12.19%,无锡银行、江阴银行、张家港行和吴江银行按序紧随其后。H股上市的重庆农商银行和广州农商银行体量则要更庞大,两家银行的资产总额分别为9058亿元和7357.14亿元,分别在去年迈过9000亿元和7000亿元大关,且维持了两位数增速。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均同比下降,延续了之前的趋势。常熟银行的不良率为1.14%,为最低,同比下降0.26%,降幅居首。江阴银行的不良率为2.39%,为最高。其余农商银行的不良率均低于2%,显示农商银行的资产质量呈向好趋势。

2018年8月13日,A股上市农商银行首份半年报出炉。张家港农商银行发布2018年半年度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72%,较年初下降0.0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207.11%,较年初提高21.51个百分点;实现净利润4.13亿元,同比增加17.08%,较上年同期经营业绩有较大改善。

不过,需要认识到的是,上市只是农商银行追求更高效益的一种途径。不少专家表示,在达到各种标准时农商银行可以选择上市,但一定要实事求是,并且全面考虑问题;在达不到上市的一定标准、规模时,也不要一味的去追求,应在原有的阵地中,充分发挥地缘、人缘优势,利用在当地人多、面广、机构网点广泛等的优势,积极开拓进取、勇于善于创新,把属于自身的业务、领域做特、做优、做精、做强,同样能促进企业更好地发展。

跨入新时代,进一步深化改革、进一步改革开放的号角已经吹响。农信机构这支默默耕耘在中国农村土地上的地方金融主力军也将迈开新的步伐。从农村来、到农村去,站在新起点上的农信机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前行,为探索农村金融的改革发展、力挺实体经济不断努力。

为者常成,行者常至。2018年,站在改革开放40年的节点上,中国农信不忘初心继续前行,无限天地正在展开,蓬勃发展未完待续。

【关键词】  农信,蜕变,从,包袱,沉重,到,地方,金融,主力军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今日热点
强调坚持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 将“一带一路”建成和平之路、...
推荐内容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