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文化

雪之思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张吉纯 发布时间:2019-01-08 RC#36-18974-20

农村金融时报

 我对第一场雪的到来充满期待。雪,下在不同的时间与不同的空间,便有不同的景色,带给人们不同的感悟。

追忆之雪,美妙的唏嘘

回想老家院中那棵鹅毛大雪下的梨树,她粗矮光秃秃的枝干不甚美丽,但迎雪的模样似“千树万树梨花开”,当时就在想:若洁白的梨花能与白雪共舞,多美啊。小孩子可以放肆地追逐嬉戏,或打雪仗,或堆雪人,或拿着竹竿在积雪上画画。大雪过后,屋檐上悬挂的冰凌随时可能砸向自己的脑袋,小孩子踩着泥泞结冰的土路上学,时不时打几个趔趄。而今,这美好的家乡雪景已成过往。正如,人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对相同的一本书、一首歌、一部电影或一场雪会有不同感想。

古时之雪,简单和快意

品阅诗书,能使古时不同人在下雪天的画面呈在眼前。

山中农户,白日牵狗踏着厚厚的积雪打猎,晚上回到简陋茅屋,用红泥火炉取暖,看孩子吃肉的贪婪,傻傻握着妻子粗糙的手,不懂雪夜的诗情画意,只知珍惜这平淡的缘。

文人墨客,与老友小酌雪亭,吟诗作画,抚琴高歌,看梅花初绽,望断桥残雪,怀逸兴煮一壶温酒,试论天下英雄谁属。

山野道人,着一身破旧蓑衣,轻笑大雪如席,缓拨河中扁舟,独钓寒江雪,不求功名利禄,任由自己化为雪白天地间的点缀。

当下之雪,忙碌而欣喜

而今的雪,少了,但仍能拂去不同忙碌人群的浮尘,滋养灵魂和心灵。

校园学生,骑着单车上学,迎着飘飘扬扬的雪,对这飞舞的小精灵满怀欣喜。在课间奔走在校园,或小心研究这飘舞易化的六边形结晶,或干脆揉一个雪球砸向同学,聊表童趣。

下班路上,擦拭好模糊的眼镜,摘下围脖或帽子,以湖中、河里、树上的雪或别人堆的雪人为景,急按手机快门拍下雪天趣景。忙碌奔波的身心,在这一刻,得以彻底放松。

田头村民,不外出务工的正处农闲,望着鹅毛大雪落在北方的麦田中,滋养着麦苗。朴实的村民不假思索喊道“瑞雪兆丰年”,对来年丰收的期望喜上眉梢。

心中之雪,总归一源

天下之雪,大景、小景、乐景、哀景禁不住臆想,一捧雪构建的世界便由心生了。在一片松林中徘徊,淡淡月华倾泻而下,细听雪与树“沙沙”的摩擦声,喧哗与华美消融在这玉琢银装的夜。这恬静,没有“夜窗垂练,何用交光明月”的萧索,只有“一种清孤不等闲”的情怀。雪融后,透着寒气的阳光折射出一抹光彩,那洋溢而出的,便是热烈的雪之印记。

空中的寒月开始变得朦胧,她应该也在期盼着第一场雪的降临。

【关键词】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今日热点
徐长林,1946年生于吉林市,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1987年就读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专业,而...
推荐内容
  • 农信有个“郭教授” 你想象过一辈子只干一份工作吗?你想象过在一个岗位上干一辈子吗?...
  • 我非瑶树愿为琼草 身为银行柜员,虽无法成为一棵参天大树,但可以做一株绿色的小草,守在自己...
  • 雪之思 人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对同一事物总是有不同的感想,随着年龄的增长,思乡之...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