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文化

父亲爱上了手机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胡剑雄 发布时间:2018-07-31 RC#36-16486-20

农村金融时报

自从那年母亲去城里做工,白天家中就只留下父亲一人,为方便联系,我给他买了一部老年手机,花了半天,手把手教会他怎样使用。父亲捧着这小小的玩意,看起来非常兴奋,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放进贴身衣袋,又用手摸了下,才觉放心。

为了让父亲有手机存在感,我有意无意地给他打电话,掩饰不住惊喜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过来,有点颤抖,有点兴奋。渐渐地,父亲爱上了打电话,总是在我们不在家的时候,有事没事就会来一个电话,甚至在我下班快到家时,他都会打电话问我到哪了。这让我有点哭笑不得,父亲成了一个手机控。

母亲在城里不回家的那些天,一到晚上,父亲就和她通话。说的无非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他的耳朵聋得厉害,有时母亲一句话,他嗯嗯啊啊老半天还没听清。母亲和我抱怨,跟你爸打电话真累,父亲听了也只是“嘿嘿”地笑着。新鲜感过后,我们渐渐地不再主动给父亲打电话,后来基本都是他给我们打电话,有时我还感觉不耐烦。

有一回,我从外面回来。正值酷暑的午后,知道父亲在楼上午睡,由于没带钥匙,只好先敲门。父亲睡得很沉,轻轻的敲门声变成了“砰砰”的拍门声,他还是未能听见。无奈只有给他打电话。一遍遍的铃声一直响到最后,电话始终未接。我按捺住心头怒火,顶着高温,在廊檐下坐了一个多小时。

等到父亲醒来下楼开门,看到关在门外的我,他吃了一惊,我却急切地冲他一连串埋怨:“打你手机怎么还不接呀,那这个手机买来是个装饰吗?”父亲疑惑地看着我,拿出了手机:“手机放在床头的,怎么会没听见,肯定是你没打吧?”我没好气地抢过手机一看,不知何时他把手机错按成静音了。看着他无辜的样子,我心头的火霎时就灭了。

真正触动我的是一个陌生来电。那天,父亲的手机响了。他激动地把电话紧贴在耳边,嗯嗯啊啊了好久,我在边上听出个大概,是推销电话。父亲和对方聊得欢,最后在再见声中,算是挂了通话。放下手机,父亲还咧着嘴笑。我说这种陌生电话以后不要接了。父亲却说,我也就和他说说话,反正我有时间。我一下子怔住了。父亲是渴望有人给他打电话呀,而我竟然嫌弃他而不愿意给他打电话甚至接他的电话,这对他来说是多么残忍。怎么会总有那么多理由,忽略了他内心的孤寂呢?

直到现在,父亲睡觉时,还是把手机当宝贝一样妥妥地放在床头。敢情他小心呵护的不仅是手机,更是亲情。

【关键词】  父,亲爱,上了,手机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上一篇:美丽荷韵
下一篇:青春颂
今日热点
徐长林,1946年生于吉林市,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1987年就读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专业,而...
推荐内容
  • 年龄 余辉看到和自己同年参加工作的市行监察室副主任老连,3月末退职后改任...
  • 做自己命运的建筑师 近期,网络剧《延禧攻略》,正刮起一阵收视风暴。上个周末,带着好奇打开它...
  • 颐和黄昏 傍晚时分,我和先生照例到颐和园散步。这对我们已成了习惯。那些熙熙攘...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