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文化

我的母亲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张丽文 发布时间:2018-07-10 RC#36-16123-20

农村金融时报

哪来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那些看起来岁月静好的人,一定是有人承担了她的一地鸡毛。当看到网络上的这句话时,心里突然抽痛了下,莫名的泪意涌上眼眸。

女儿刚刚满周岁,一直由母亲带着,这是母亲带过的第三个小孩,之前还带过我姐姐的一对儿女。即将临盆时,母亲就已经住到了家里,等候着小生命的到来。之后女儿出生,我在母亲的教导下慢慢学习换尿不湿、喂奶、洗澡、抚触,月子期间所有的事情都落在母亲的身上,大到照顾小孩的所有事,小到一日三餐与家庭卫生,她都做的井然有序。体谅到母亲白天的辛苦,晚上我自己带娃,女儿晚上两三小时醒一次,睡不了整觉的我没坚持多久就劳累过度,印象中在产假里的三个月中已经两次感冒和两次牙龈肿痛,因不能吃药,越拖越不好,只能到医院打点滴消炎。三个多月的产假后,我有点“迫不及待”的走上工作岗位,突然发现在单位上班的那几个小时是最轻松的时刻。

上班后,一方面工作上总归有繁忙期与暴躁期,容易将情绪带到家里去;另一方面抱娃抱的少了,就渐渐忘记了带娃的辛苦,于是嫌弃慢慢超越了体谅。在摸到娃冰冷的手时会埋怨母亲怎么不给穿的多一点;多次指责母亲用嘴来衡量米糊与水的冷热度,在洗完的奶瓶里看到污渍时会特别的暴躁生闷气,但母亲每次不以为然。有时我会在心里悄悄的发誓,到了女儿三四岁可以上幼儿园了就自己带,长志气,不用老人带娃了。

有一次看到母亲带上了口罩,可能是感冒了。事后我才知道,母亲不止一次帮我带孩子而劳累过度生病。

年前,母亲去染发,但回来后母亲仍是一头白发,我问:怎么没有染黑?母亲回答说:还是不弄了,那理发师说再贵的染发剂的气味对小孩子来说总归是不好的,反正我都那么岁数的人了,白头发也不难看。听了母亲的话,思绪万千。女本柔弱,为母则刚。母亲的爱,就是这样,用尽全力,竭尽所能。

【关键词】  我的母亲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上一篇:憧憬盛夏
下一篇:乌鸦
今日热点
徐长林,1946年生于吉林市,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1987年就读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专业,而...
推荐内容
  • 乌鸦 从小就听大人们说乌鸦是不祥鸟,认为“乌鸦叫,祸来到”,因此视其为不祥之...
  • 我的母亲 哪来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那...
  • 憧憬盛夏 赣西莲花县的盛夏时节,柳绿花红,碧绿的稻田一望无垠。当笔者登上玉壶山...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