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文化

难忘货郎担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胡剑雄 发布时间:2018-05-29 RC#36-15810-20

农村金融时报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很偏远的小村庄度过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里交通落后,物质匮乏,村里没有商店,大件物品都要到几公里外的集市去买,小物件则在货郎担上选购,方便又实惠。隔三差五,货郎就会挑着担子来到村子里。

一副货郎担就是一个流动的杂货店。一根桑木或竹制的扁担,柔韧性好,挑起来两头颤颤悠悠的。扁担两头挂着两只由竹篾编成的箩筐,前面的箩筐上放着一只罩有玻璃的货柜,里面分成许多小格子,格子里的货物在那时农村人的眼里宛如宝贝:针头线脑、发卡纽扣、卫生球雪花膏、木梳镜子、皮筋松紧带、气球弹珠……简直就是一个百宝箱。后面那个箩筐上放着一个圆形的木盘,盘内放着几块麦芽糖,上面撒着一层白色的米屑粉。

货郎右肩挑担,左手举着一个小巧的拨浪鼓。人未进村,鼓声先至。他摇动着拨浪鼓,发出一阵阵“扑咚咚、扑咚咚”很有节奏的响声,这声音对于乡亲们来说,是那么动听、那么悦耳。波浪鼓声响起,沉寂的村庄立马变得热闹起来,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和老婆婆,还有穿着开裆裤的小孩子都从家里走出来,循着鼓声赶到。

货郎见有人来,便找一个平坦宽敞的地方,搁下货担。一会儿工夫,乡亲们就把货郎担围得水泄不通,大家说笑着、打闹着,很是热闹。货郎把玻璃罩打开,让大家随意挑选自己喜欢的货物。

大人们看看这针、又瞅瞅那线,再瞧瞧“百宝箱”里其他的东西,把想要的东西拿起又放下,斟酌再斟酌,反复盘算着什么该买,什么可以缓一缓。然后和货郎讨价还价,最后递上几枚被手心攥得湿漉漉的硬币。

我们一群小孩也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把几样心仪的东西拿在手里,央求大人给买,招来大人一顿喝斥,却依然不松手。大人们只好哄着,最后往往给小孩选一样买下才算了事。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最令人垂涎的还是后面木盘里的麦芽糖。货郎来了,我们先是围着看上一会,然后飞似的跑回家,在犄角旮旯里翻找塑料瓶、胶鞋底、牙膏皮、旧薄膜、废铜烂铁、鸡毛鸭毛等废旧物品,跟货郎以物换糖。货郎先对小孩拿来的东西进行估价,然后用一把长方形的刀具,垂直于糖饼的上面,比划着可以换取的糖块大小。经过一番争执,最终笑嘻嘻地相互妥协,货郎用一把小榔头轻敲几下刀具,一块麦芽糖便应声从糖饼分离开来。这时,我们总会嫌糖块小,货郎便会装作无奈地再敲下一小块,笑着递给我们。

童年的记忆里,货郎担一次又一次摇着拨浪鼓在乡间走来。那时候,我以为这世上只有那货郎最富有,我甚至愿意像大人说的那样,把自己真的就卖给那货郎。那时的我,时常站在村口,盼望着货郎能来到我们村庄,盼望着拨浪鼓声在村口响起。整个童年时代,我一直沉浸在拨浪鼓的诱惑里。

转瞬间,三十多年过去了。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我熟悉的乡村再也见不到晃悠着担子、走村串户的货郎了,再也听不到那响亮清脆的拨浪鼓声了。每次走进自选超市和购物广场,看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却怎么也找不到孩提时见到货郎担时的那份欣喜和激动,每每此时,心中总会涌起一种莫名的怀念!

【关键词】  难忘,货郎担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上一篇:慈母
下一篇:万佛湖行吟
今日热点
徐长林,1946年生于吉林市,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1987年就读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专业,而...
推荐内容
  • 生命里的小感动 生活中,总有一些小感动,触动着我们内心深处的柔软,甚至融入到生命中,让我...
  • 万佛湖行吟 我一直心有疑惑:同样是湖,千岛湖有一千多座岛屿,万佛湖是不是就应该有一...
  • 难忘货郎担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很偏远的小村庄度过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里交通落...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