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文化

慈母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姚蓉文 发布时间:2018-05-29 RC#36-15809-20

农村金融时报

我的母亲,在我的心中是最美的女神,是最可爱的朋友,是最勤劳的劳模,是最贴心的知己,是全世界我最离不开的人。不知不觉,岁月的颜色深深地印在母亲脸上,不禁让我怀念那个还在工作,充满笑容和活力的母亲。

小时候,母亲是我的骄傲,点钞的手指灵活而白皙,像极了小说里常念及的似葱段的纤纤玉指,打算盘的声响清脆而连续,似乎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雨点声。她做的账本工整而整齐,身体力行地提醒我不要成为一名小邋遢。她做的菜色香味俱全,在繁忙的午后,在落幕的傍晚,总是能给我最大的安慰。

年幼无知的我经常埋怨母亲,怨她忙着工作,陪伴我的时间太少;怨她下班太晚,不能接送我上下学;怨她每年都不能好好跨年,让我恨透了年终决算;怨她回家太迟,等我写完作业才能吃上饭菜;怨她凡事太精打细算,不能让我大吃大喝。直到我参加工作后,走进她的世界,才体会她的工作,才渐渐明白,生活和工作那么密不可分,那么不由自主。我常常打趣,一到考试季,我们一家三口集体看书,一到工作日,一家三口都不着家,真是一家人,步调太一致。

我总说,银行是我的第二个家,是待得最久的家,是看的最多的家,是能一家三口团圆的家,而这个家,突然之间,少了我的母亲。退休在家的母亲,天天只能从我们爷俩的口中知道一些单位的趣事。她再也不能从中参与了,我们加班,她只能守着空空的家。我们培训时,她只能听见我们的告假,再也不能加班等我们一起回家了。

我准备考试,她只能默默帮我准备茶水,不能一起埋头看书了。母亲说,她老了,不能融入我们了。我只想回应,没事,我们不都还在继续吗,继续走着母亲没走完的路,继续服务着母亲服务过和没服务过的人,继续做着母亲没做完的工作,继续说着母亲没说完的话,继续看着母亲没看完的风景,继续像母亲一样将青春献给工作,一直在继续,一直在传承。

现在的母亲,褪去了工作时的“盔甲”,抬手挥别,送我们上班,拱手静待,迎我们回家。她时常心疼我的辛苦,也会时常烦恼我加班,也会时常语重心长讲经验,也会时常念及工作往昔犹在眼前,也会心照不宣地了解我们的无奈。虽然她不在银行工作了,但心还在,她还可以细心呵护,还可以经营灌溉,还可以传教栽培。

【关键词】  慈母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今日热点
徐长林,1946年生于吉林市,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1987年就读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专业,而...
推荐内容
  • 生命里的小感动 生活中,总有一些小感动,触动着我们内心深处的柔软,甚至融入到生命中,让我...
  • 万佛湖行吟 我一直心有疑惑:同样是湖,千岛湖有一千多座岛屿,万佛湖是不是就应该有一...
  • 难忘货郎担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很偏远的小村庄度过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里交通落...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