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文化

过年记忆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刘卫东 发布时间:2018-02-06 RC#36-15175-20

农村金融时报

小时候,最期盼、最憧憬的就是过年,最幸福、最撩心的就是盼年,那种虔诚的心情,迫切的滋味,如今每每想起,仍然激情满怀。

回望上世纪六十年代,过新年、穿新衣、放鞭炮、贴春联、吃饺子对于困难时期农村家庭的孩子,确实具有很大的诱惑。

进入农历腊月,对过年的种种向往,就早已在孩子们的心中扎了根。尤其是在过了腊八后,年的脚步就一步紧似一步。

那时,和我一样大小的小伙伴,天天急切地扳着手指,盼望学校早点放假,快一点过年。在我们的翘首期待中,年关近了,年味也渐渐浓了起来。

这时候,大人们开始筹备过年的一切事宜,推碾、推磨,准备过年吃的粗粮与细面。虽说大家的日子过得都不那么富裕,但像过年这样的大节日,非比寻常,破费一些是可以理解的,该买的一点都不能少。特别是在过了腊月二十三之后,时间都有了特定的安排:扫屋子、蒸馍馍、炸丸子、剁馅子,总之,在大年三十之前,一定要把过年及年后招待客人用的食物准备妥当了。这是一个费时费力的活儿,可以说是时间紧任务重。

妇女们忙着锅灶上的事儿,洗洗涮涮,煎、炒、烹、炸、蒸,手不拾闲,脚不沾地;男人们则忙着打扫室内外卫生,或准备一些烧火用的燃料。当然在这个档口上,小孩子也不会闲着,自告奋勇地帮大人抱柴火,拉风箱,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到了除夕,年味已经渐入高潮。这一天,大人们会里外张罗,直到把所有的活计赶着做完:祖父不停地打扫院子,祖母则在堂屋里摆放祭祀祖先以及神灵的贡品,父亲准备走亲访友的礼品,母亲和二姐正忙着包水饺,提前准备一桌较为丰盛的年夜饭,哥哥领着我给每个房门贴上大红的春联。一家人快乐地忙活着,脸上布满了笑意,恭迎新年的到来。

在当时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任何东西都很稀缺,尤其是副食品之类的东西,因为平常不容易得到,才会让人记忆深刻。

有时我在想,为什么我们这代人常怀念过去的春节,虽然那时没有电视,没有手机,也没有互联网,但人们每到春节却满怀期待呢?那是因为我们都经历了艰苦的岁月,困难磨练了我们的意志力,它使我们懂得春天的美好,珍惜现在拥有的生活。

【关键词】  过年,记忆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上一篇:南方赏雪
下一篇:返回列表
今日热点
徐长林,1946年生于吉林市,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1987年就读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专业,而...
推荐内容
  • 过年记忆 小时候,最期盼、最憧憬的就是过年,最幸福、最撩心的就是盼年,那种虔诚的...
  • 南方赏雪 晨起,一睁开眼,习惯性地远眺窗外,还没看见印象里常青松的那一抹绿,就被大...
  • 父亲与农信 30多年前,父亲误打误撞走进了农信这个大家庭。早年的农信不坐班,宜工宜...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