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文化

童年的泥鳅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王完康 发布时间:2017-08-29 RC#36-14205-20

农村金融时报

记得小时候,每当学校放暑假时正赶上农忙时节,父母陀螺似的在生产队里忙“双抢”(抢割早稻,抢种晚稻)赶季节。刚放下书包的我们又开始了轻松的夏季,有事没事地跟着父母的屁股后面转悠,从一块稻田转到另一块稻田,拾稻穗、捉鱼虾,无忧无虑。虽然偶尔会被好心的叔叔婶婶们用刚从泥堆里抽出来的手在脸上头上印些泥巴,间或从稻田里甩上一条小鱼或泥鳅之类的,有时甚至是一团污泥,于是浑身上下便没有一处是干净的了,比打了一天早稻的父亲还脏些。好在那时的我并不在意,晒黑的脸反正跟泥土色也差不了多少,只要等父母放工,一起到河里去钻一钻,便又干干净净了。

因赶着种晚稻,每块田里都蓄了一脚板的水,那时田里很少用农药化肥,所以总有数不清的泥鳅、黄鳝及小鱼儿,在少了早稻杆遮阳的浅水里惊慌地窜来窜去,涌起圈圈涟漪。此时,稻田便成了我们最大的乐园。

家门口有口井,井边的八分稻田里泥鳅最多。这块稻田哪怕在最干旱的时节也没有干过,再加上常年从井沿冲下来的菜末儿、鱼腥儿,早把田里的泥鳅喂得圆浑滚胖,打着滚儿吸引着人。所以等大人们把最后一搂早稻杆抱上田埂,我们便拎桶提网踏进了田里。

田里到处是泥鳅泛水的影子,溅起的水花还会打到人的脸上,似乎跟我们捉迷藏。要捉住泥鳅并不容易,有时明明看见晃动的水圈,伸手抓时却摸不着泥鳅,有时粘滑的泥鳅被抓了个正着,可还没等我把它提离水面就哧溜一下又融入到泥水中不见了,可越是这样越激起我们的斗志,使出浑身解数捉泥鳅。不多时,原本浑浊的水面被搅成了泥浆水,这下泥鳅呀、黄鳝啦、小鱼呀都露出了原形,不时探出头来喘气,像长跑后松懈下来的孩子,吧嗒吧嗒的,行动失去了原有的机灵,变得随手可捡了。老泥鳅总是狡猾的,轻易不肯露头,偶尔被脚踩到了,就忽而从水低下蹦起,于是我们便整个身子朝落下去地方扑去,紧紧扣住泥鳅的“三寸”,快速地提起放进水桶里。有一条泥鳅蹦起得慌了,一下窜进了水桶里,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更有一条泥鳅从我的脚边滑过,昂着头在水面上急行三四米,却一头撞进了对面小伙伴用蚊帐布做的网兜里,轻易地被捉了去。

童年一去不复返,然而那些美好的时光却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关键词】  童,年的,泥鳅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上一篇:故乡的小溪
下一篇:返回列表
今日热点
徐长林,1946年生于吉林市,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1987年就读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专业,而...
推荐内容
  • 童年的泥鳅 记得小时候,每当学校放暑假时正赶上农忙时节,父母陀螺似的在生产队里忙...
  • 故乡的小溪 “那榆荫下的,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徐...
  • 杨梅往事 我的家乡在湿热的南方乡村,每年农历五月,便到了杨梅成熟的季节。对于村...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