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文化

故乡的老井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贾有利 发布时间:2017-04-10 RC#36-13325-20

农村金融时报

昨晚,我又梦到了故乡的老井。

故乡的那一眼老井,已不知有多少年的历史了。父亲说,爷爷那辈人就开始吃这口井里的水了。

老井就像一位慈祥的母亲,用它那乳汁般的甘甜井水,滋润和养育了村里一辈又一辈的人们。清晨,太阳刚从东边的山坡上露出头来,村里的鸡也才打过鸣,人们便用扁担担着两只水筲,络绎不绝地来井边担水,将水筲系在井绳钩上,然后摇着辘轳将水从井中打上来。扁担在人们肩膀上发出吱吱悠悠的声响,沉甸甸的水桶里清爽甘甜的井水欢快地跳跃着,摇碎了一抔火红的阳光。就这样,伴着人们担水的说笑声和细碎的脚步声,屋顶上的炊烟丝丝袅袅而起,整个村庄也从睡梦中逐渐苏醒过来。当你路过井边时,你会发现从井台向村里各家各户蜿蜒着的一条条湿漉漉的水线,仿佛是向四外里伸展盛开着的巨大花瓣一般,透着一股迷人的生气和美丽。

老井不仅慷慨地向人们提供了水源,还以她那无私的精神潜移默化地感染了村里的人们。每逢村中有谁家中办婚、丧、嫁、娶的大事,便有左邻右舍的街坊自告奋勇来担水,一担接一担,直到所有的水缸都挑满了方才罢手。如果遇到谁家有急事,先来的人也会谦让着,你家有事,你先担吧。尤其对村里的军烈属和腿脚不便的孤寡老人,年轻的后生们更是当仁不让,健步如飞般将人家的水缸挑满,连口水都不喝就走。用他们自己的话讲,这力气有的是呢,就和这老井里的水一样,怎么也用不完!

故乡的老井边,也撒满了我们儿时的记忆。春天里,井边的老榆树上缀满了嫩绿的榆钱儿,淘气的孩子们便竞相攀上去,折下榆钱儿来解馋。大家玩得累了,便坐在井台边歇息,遇到来担水的人,用瓢舀上水来猛灌一通,那凉爽甘甜劲儿便一直透进肺腑里。夏天的夜晚,人们都来到井台边纳凉,孩子们也围坐在村中长者的身边,津津有味地听他讲古论今。听到动情之处,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惊叹不已。听到几个顽皮的孩子招呼,大家便又都跑去玩迷藏了。夜深了,人们渐渐散了,只剩下老井依然静静地守候在那里,仿佛还沉浸在人们讲述的故事里。

故乡的老井除了给人们提供了甘甜的井水和聚集的场所外,还有着许多令人叫奇的地方。每到夏天,屋外烈日炎炎,井里却会有飕飕的凉气,打上来的水也是冰凉刺骨的,特别败火解渴。将肉用布包裹好,再用绳子系好拴挂在井壁上,放上几天都不会坏,老井便成了人们当时天然的“冰柜”。数九隆冬,滴水成冰,而从井中打上来的水则温吞吞的,似乎还冒着热气,用它来洗衣服一点儿也不冰手。

后来,村里统一安上了自来水。水龙头一拧开,哗哗的水便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方便了不少。渐渐地,老井边上少了人们担水的身影。再后来,村里改善街道环境,因为老井坐落在街心,而且早已废弃多年,所以便将它铲平填埋了。就这样,老井便带着多少人的不舍与怀恋,从人们的视野中彻底消失了。

如今每当踏进村庄里,在那条依然熟悉的街道上,我还会在老井的原址处驻足留连,因为我知道,这里便是曾经给了我们几代人生命给养与生活希望的地方。

故乡的老井,依然会常常入到我的梦里来。

【关键词】  故乡,的,老井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上一篇:忆别离
下一篇:宁静的心
今日热点
徐长林,1946年生于吉林市,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1987年就读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专业,而...
推荐内容
  • 宁静的心 我想拥有一颗宁静的心不是死气沉沉不是一无所动经过岁月的喧嚣汲取时...
  • 故乡的老井 昨晚,我又梦到了故乡的老井。故乡的那一眼老井,已不知有多少年的历史了...
  • 忆别离 又是一年芳草绿,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晨起来,窗外细雨纷纷,望着灰蒙蒙的天...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