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图片新闻

农业银行 小微金融新模式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本报记者 张艺良 发布时间:2018-11-06 RC#23-17786-20

农村金融时报

大数据风控、制度保障、精准授信

农业银行小微金融迈入批量化时代 


不需抵押、担保,不用审核财务报表,只需通过对纳税、代发工资、结算流水等数据的分析,就可以快速给出授信额度并发放贷款。这种在个人消费信贷领域较为常见的作业逻辑,正在向小微企业信贷领域推广。

有着丰富的“三农”金融经验,“做小、做微”对农业银行而言并不陌生,但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似乎更为复杂。在国家的持续号召和银行自身发展诉求双重因素的影响下,农行普惠金融事业部自成立以来一直在探究解决大型银行服务小微企业过程中的种种不适。

如今一批全新模式的小微企业信贷产品已经逐步推出。近日,《农村金融时报》记者深入小微企业众多的珠三角,一线了解小微企业融资的现状。

全新的信贷感受

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有着众多的制造业企业,生态丰富、产业链完整,这里是金融机构试验小微信贷产品最好的试验田之一。

今年销售额不到2亿元,员工400多人,以生产出口红酒柜、便携式冰箱为主,奥达信电器有限公司是珠三角非常典型的制造业企业。

“我们出口企业资金面上一直是比较紧张的,谈生意的时候,宁可价格优惠也要强调回款的周期不能太长。因此融资一直是我们需要的,但过去银行贷款需要有足够的资产进行抵押,去社会上融资则成本又很高。”奥达信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梁立昶对记者表示。

今年,梁立昶的企业订单旺盛,资金需求量更大,农业银行顺德分行一笔200万元信贷的发放为其缓解了资金压力。令梁立昶感到意外的是,这笔贷款能够获批的重要因素是自己公司在农行有连续5年的代发工资记录。

这一取名为“工资贷”的新产品,无需提供抵押担保,只要企业发展良好,凭借在农行代发工资的量就能申请到相应的贷款。据悉,梁立昶的200万贷款用了两周就审批发放,贷款期限为一年,采取自助可循环的方式用信,利率也只有5厘多。

“别看200万,但是在增加订单、采购材料的时候还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时候,小微企业的融资额度不用很大,但手续一定要简便、要快。”梁立昶表示。

同样位于顺德区的赫兹曼电力(广东)有限公司在今年则因为符合另一些要素也无需抵押担保,获得了农业银行一笔500万元的信用贷款。

赫兹曼电力主要生产经营开关、变压器、电气仪器等各种电力设备及其零部件,是一家高新技术企业。

赫兹曼电力总经理李家良向记者介绍,作为一家技术型企业,该公司2009-2011年的研发费用大概有3000万元,即便现在产品已经开始销售,每年的研发投入也在300-400万元,目前该公司的技术已被国家发改委列入重点推广低碳技术目录。

“正因一门心思做技术,我们没有像别的企业那样购买大量土地,既没能获得土地增值的利益,也因为没有土地抵押,难以获得银行的贷款。好在现在情况有所改变。”李家良对记者表示

受益于政府加大对电网的技改投入,近年来,赫兹曼电力进入高速发展期,销售规模不断扩大,而主要客户如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公司的结算周期比较长,因此企业产生了一定的融资需求。

考虑到赫兹曼电力拥有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的应收账款,且这两家企业也属于农行核心企业,再加上赫兹曼电力征信记录良好,盈利能力和发展前景都很不错,农行广东顺德分行向企业推荐了“工贸速诚贷”产品。

据介绍,这是一款向拥有核心企业应收账款的小微企业发放的、用于合法生产经营活动所需的免抵押信用贷款,额度高达500万元。

“近年来人力、土地成本增幅显著,随着企业的发展会有资金缺口,农行给我们的500万元贷款额度,执行基准利率,保障了公司从去年底至今的资金需求。”赫兹曼电力财务总监毛晓燕告诉记者,虽然现在有创投基金等针对科技型企业的融资模式,但银行的信贷依旧是最方便、直接的。她期望,未来银行能够多探索对技术类企业进行合理地评估授信。

大数据分析成授信重要依据

“工资贷”、“工贸速诚贷”这些产品的面世不但给企业们带来了良好的信贷体验,更让大型银行在服务小微企业领域找到了新的突破方向。

在过去,面对小微客户,大型银行普遍感觉人力成本高、风险大、难推进。具体到贷款业务操作层面,没有抵押担保、财务报表不完善更是成为梗阻。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是农行过去一年多时间普惠金融工作的重点。

一直以来,小微企业财务报表的真实性、完备性均容易出现问题,后来农行在其日常经营过程中发现,企业在银行系统、其它政府系统的另一些数据往往更具真实性和参考性。通过分析小微企业在税务部门、社保部门、公积金中心、银行结算流水、金融资产等数据,农行可以根据模型测算出相对应的信用贷款额度,并以此推出了9大类的产品。近年来工商、税务、征信、司法等各个部门的数据建设,以及科技金融技术的发展,使得当前推出此类纯信用的小微企业信贷产品成为可能。

在诸多新品中,拳头产品是一款名为“微捷贷”的线上化产品。据悉,根据客户的工商、征信、金融资产、房贷等信息,农行会对符合要求的客户算出额度,并展开白名单制的营销。需要用信的客户只要通过企业网银和手机银行,可实现秒申秒贷。

深圳飞思瑞克是农行深圳分行“微捷贷”业务推出后的首个贷款客户,该公司总经理倪晓因为在农行有较为良好的房贷信息,因此被纳入了“微捷贷”的白名单,授信100万元。倪晓告诉记者,过去像他这样的小型科技型企业没有太多融资途径,因此企业在运作过程中较为注意进出的账期,会根据自有资金的情况进行发展,没想过去银行融资。现在有“微捷贷”这样操作方便,利率便宜的产品就立刻用上了。

这种依托大数据分析给予授信的模式不但给小微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对于银行自身而言其信贷投放的落点和数量也更为精准。

“在一线,过去有一个很困惑的地方,就是按规定,银行放贷要根据企业报表,但一些小微企业的报表不完善,是为了贷款做出来的,而我们却要围绕这个并不真实的报表去审查、分析。现在用大数据模型,所有的数据都来自金融机构内部和权威政府部门,是实实在在沉淀的信息,我们就可以判断企业真实的情况。”农行广东顺德分行副行长马红樱表示。

制度保障成落地关键

有了技术和产品,如何将其切实落地推广,惠及更多有切实需求的小微企业是关键。

过去,对于小微企业金融业务而言,大型银行庞大的体量和组织架构既是优势,也是梗阻所在。为此,去年国家层面明确鼓励要求大型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实行差别化考核评价办法和支持政策,以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通过事业部制度,既可发挥大型银行的资金、人才、投研等实力,又可规避其组织庞大、链条冗长、习惯做大客户等弊端。对于这一机制,农业银行并不陌生,其已经在“三农”领域试验多时,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果。

据了解,农业银行在组建普惠金融事业部时,参照了其“三农”事业部的一些做法,搭建了一部八中心的组织架构,计划到明年初,所有的核算、资源等都要完全单列。

据了解,农行广东分行是广东省最早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的省级金融机构。目前除省分行外,全省22个二级分行也相应成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并且设立了50家小微企业专营机构。在此基础上,在人员的配备、资源的安排、考核、奖罚等各个方面都针对小微业务设置了专门的办法。据悉,农行广东分行一个月专门安排给小微企业的规模超过10亿元,先满足该领域的需求,有余量再放其他类型的贷款。

具体职能上,省级分行的普惠金融事业部主要牵头推动全省普惠金融业务的发展,按照30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信贷为界,订立业务的目标和策略,研究达到目标的方式方法,解决业务开展中遇到的困难等。二级分行的普惠金融事业部既承担了区域内的管理职能,也肩负营销职能。

在考核时,省行除了考核二级分行全行普惠金融业务完成的情况外,还会穿透式地考核落地的经营行直接营销的业绩。考核的结果会对相关机构的行领导进行直接的奖惩,以此来推动此项业务的落地。“因为压力的层层传导,基层行在完成考核过程中肯定是有压力的。但只要有好的产品、优化的流程、倾斜的资源,我们一线是非常愿意去试点、去接受新的产品。”马红樱表示。

除了层层的压力传导,为了打消一线员工拓展小微企业业务的顾虑,近期农行还下发了关于小微企业贷款尽职免责的相关规定。各级行成立小微企业尽职免责认定小组,只要没有主观恶意的,没有明显过失的,不追究责任。

据悉,新的产品模式后,农行客户经理工作的重点在贷后管理,只要有客户申请贷款就会指派相应的客户经理进行维护,一旦出现问题管户就需要去核实。过去传统模式1个客户经理只能管20户,现在大数据批量获客的模式1个人可以管超过200户。

理顺机制组合式推进

从习惯做大项目、大客户转向小微是一项系统性的工作,对此,农行深圳分行普惠金融事业部总经理高光明深有体会。据悉,农行深圳分行是农总行体系内第一家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的分行,该行小微企业业务在2017年系统内考核排名第一。

“2015年以前,小微这块确实重视不够。现在通过一系列的举措,一方面大家认可了要做小微这件事情,另一方面也逐步知道应该怎么去做。”高光明表示。

深圳有着数万家科技企业,其中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就超过8千多家,企业生态丰富。同时,深圳银行业金融机构云集,竞争激烈,任何一项产品和业务在这里都会直面市场的考验。

“今年行内外都有一系列举措。产品线方面,100万元以下的客户主要以微捷贷为主体,500万元以下的以纳税贷、工资贷和微易贷为主体,1000万元以下的以简式贷为主体,3000万元以下的则用订单融资、流动资金贷等来满足。除此之外,总分行联动,还陆续有产品在试点、开发。”高光明认为,推进小微企业金融业务不能靠一两个特定的条件,而是一个组合机制的推进。

在获客方面,也是组合式的推进。据高光明介绍,名单制获客是当前较为重要的一类:一方面是类似微捷贷的存量客户白名单营销,另一方面,作为大行,农行和地方政府合作方面有着优势,深圳市政府和各区政府都会将诸如获得科技补贴、贴息政策的企业名单推荐给农行。另一类则是集群获客,围绕核心企业的上下游,围绕某个产业园入驻的企业进行营销。

一系列举措的推进下,2018年,农行小微企业业务有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增长。据高光明介绍,农行深圳分行目前小微企业贷款的规模大概是300多亿元,客户数4000多家,其中2000多家是2018年以来新拓展的,仅微捷贷一项就新增客户600多户。

同样,农行广东分行今年以来数据同样亮眼。截至2018年9月末,农行广东分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较年初增加180多亿元,比全行各项贷款增速高1.2个百分点,贷款户数同比增加1.5万户,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则比一季度下降了66个BP(基点)。

“即便如此,实事求是看,在深圳这样的激烈竞争环境下,我们和市场化的机构在某些方面还是有差距,需要我们未来进一步在产品、流程上进行完善。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这块需要继续强化。”高光明认为,今年以来虽然压力大,但整个团队经受住了考验,对未来更是充满信心。

【关键词】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今日热点
在省联社改革方案尚无定本的当下,各地省联社和下辖行社的相处模式不尽相同。但在有一个发展方向上,双...
推荐内容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