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要闻

克山模式诚信根 农村金融创新花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经济日报记者 倪伟龄 本报记者 黄力辉 发布时间:2017-08-25 RC#3-14201-20

农村金融时报


松嫩平原腹地,小兴安岭南麓,讷谟尔河畔,有一片富饶辽阔的黑土地——黑龙江省克山县,这里因富产大豆和马铃薯而盛名天下。

仲夏之夜,一场久违的甘霖“哗哗”喜降克山沃野,趁着喜雨,克山县古北乡永胜村支书、种粮大户郭喜盘腿坐在炕头上,那黝黑脸颊泛着些许红润。“嗞”地又一声,“先干为敬!”郭喜端起酒杯抿了抿嘴,他对相邀一起喝“喜酒”的众农户无比畅快说道:“下场透雨心里透亮,真得感谢银行解决我贷款难题!”

郭喜的旭光家庭农场将620户农民1.16万亩土地流转过来,集约化种植大豆等作物。2016年,郭喜支付土地流转金及买农资贷款但却没抵押物,克山农信联社信贷员了解实情后,帮助郭喜协调用村里机动地抵押贷款。在村民代表大会、村联委会上,郭喜和村干部据实陈情,经40个村民代表签字并由信贷员和客户经理现场录制影像资料,村里将2700亩机动地集体资产抵押凭信,为郭喜贷款450万元,按月息千分之七点五计算。郭喜不误农时抢种抢收,并提前两个月还贷。

当记者问及此事,郭喜拍了拍挂在左后腰那一串钥匙淳朴笑道,我承包流转地是5年,去年挣116万元,进城买了118平米房子,装修花了10多万元。今年,我种植5000亩甜玉米、6000亩大豆、600亩高粱,收入保守估计在100万元以上。

今年,郭喜又利用村机动地信用贷款,买了400多万元的“玉米收”、“大豆联合收割机”等农机具,用于土地连片种植,好年景好收成可期可待。

无独有偶,今夏同一个雨夜,喜雨临门,克山永强农机合作社总经理李伟峰与大家在克山迎雨相庆。这个千万元级农机合作社,代耕流转土地种植1.1万亩,兼营粮食烘干仓储。2017年3月,该社收1万多吨玉米积压急待处理,备春耕亟需购买80多万元农机用柴油及种子、农资等。本来想申请土地流转贷款,但反担保机动地不够,固定资产又没有《房屋所有权证》,正当李伟峰踌躇之际,克山农信联社伸出援手,协调用价值1200多万元农机具抵押凭信。此贷为农信联社创新推出动产抵押贷新品种。

农信联社特意查询由人民银行牵头的克山信用信息管理系统,发现李伟峰虽是贷款新客户却是诚信老客户。信用为大,农信社马上派人到农机局备案,并现场拍照采集资料,按信用信息管理系统诚信户待遇,7天内发放信贷200万元,李伟峰的农机社从今年3月20日至4月30日已提前还贷100万元;剩余的100万元7月末已还付。

对这些农村金融创新产品,作为黑龙江“三农”信贷主渠道的省农信联社,该联社理事长王建成介绍说:“2005年8月省联社成立,现有6家市联社和80家县联社、农商银行,所属各类营业网点1977个,在岗员工2.9万人。截至今年5月末,全省存款余额3386亿元,贷款余额1785亿元,其中涉农贷款余额1075亿元。”

多年来,全省农信社认真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战略部署,坚守服务“三农”发展战略,坚持“支农、支小、支散”市场定位,并在存贷比、贷款增速、涉农贷款占比等方面确保发展战略和市场定位的实现。并发挥网点覆盖面广、贴近“三农”的优势,不断加大信贷资金投放,创新农村金融服务,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现代农业发展。

据王建成介绍,省联社紧密结合全省经济特征和市场需求,整合推出了“丰收时贷”系列40多款信贷产品,为市、县联社产品研发工作指明方向。各级联社以客户为中心,贴近市场创新产品和服务,目前平均每个地市拥有信贷产品达到50个以上。


黑龙江省农信社开展金融知识下乡助力“三农”  本报记者 黄力辉 摄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克山农村金融工作何以做得风生水起,“村镇银行”、“两权质押”、“活体抵押”、“助农通”等创新农村金融产品为何深入人心,遍地开花?

过去“五户联保”最多贷款5万元,现在土地经营权抵押、村机动地抵押等,能贷几十万至几百万元,涉农龙头企业、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农村经营主体,像雨后春笋般蓬勃竞发;自2012年,农信联社以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20万元开全国先河,农信联社、农行、工行、邮储等先后成立村镇银行,解决新型农村经营主体贷款难等发展问题。同时,人民银行哈尔滨中心支行主导建立克山信用信息采集系统,克山县政府出台土地经营权管理办法,建立土地流转交易平台,继而全省建立33个信誉中心,实现公示认可,统一标准,库网结合,在14个县成立农村金融合作租赁公司等,全省多地相继出台配套政策,支持农村金融创新发展。

中国人民银行哈尔滨中心支行副行长张会元对记者说:“在‘政府主导、央行推动、多方参与、共赢受益’的指导思想下,以克山模式为先导的黑龙江省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取得了良好成效。”

2014年2月,克山县被人民银行总行确定为黑龙江省唯一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试验区,推广闻名全国的农村金融“克山模式”。

家住克山古北乡更好村的农机合作社经理杨文帮将1.33万亩土地经营权和农机抵押,实行“组合抵押贷款”。2016年他从农信联社贷款900万元,2017年贷款500万元,都是提前一个月还贷。杨文帮他们认准理儿,要发展要借钱“信用天大”。“信用户额度增加、利率从优,3天就能拿到贷款。”杨文帮感慨道,“农民信用意识都上来了,要是信誉整没了上黑名单啥都完了。现在真是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据克山农信联社河南乡信用社主任马秀芳介绍,她刚到河南乡就找书记、乡长、会计,讲解信贷优惠政策,逐户去采集信息。她告诉记者:“信用不好农户第二年是贷不来款的。”克山河南乡二河村刘喜林,承包个人地2000多亩,由担保公司担保贷款,担保每亩360元,他可享受“一次授信周转使用”随用随贷,三年循环使用优惠政策。2017年3月,担保公司为刘喜林担保贷款60万元。刘喜林说:“咱也是AAA级信用户呢,每年信用还贷没有不良记录。”

马秀芳对记者说:“像刘喜林这样的信用户,贷款便利快捷,3天内就能放贷。农信社采集农户信息,道德评估占第一位,像街坊邻居是否和睦,是否有违法违纪行为,村委会对其评价等都很重要。”

据克山农信联社理事长助理彭云浩介绍,克山联社下设19个机构,实行乡、村、户三级信用贷款,已有63600户完成信息采集,占农户65%,今年上半年共发放了2344笔、3.2亿元贷款。通过县、乡土地流转平台——土地流转服务中心,采取土地经营权组合担保贷、土地经营权按揭贷、土地经营权抵押贷等创新形式贷款助农。

通过县、乡土地流转平台,结合克山土地经营权贷款管理办法,将土地流转到新型农村经营主体,提高集约生产效率和农民收入。

龙江省农信社积极扶持农垦建三江分局经营发展,图为机械化收割场面。  本报记者 黄力辉 摄

黑龙江省是我国最大粮食产区和商品粮生产基地,耕地面积1187.07万公顷,农村人口1633.7万,人均耕地居全国第一,年粮食总产和商品粮输出量居全国首位。改善农村金融信用环境成为激活农村金融市场要素,建设现代化大农业的时代命题和现实需要。

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在全省金融会议上强调,要切实解决金融机构不良资产负债问题,建设农村信用体系,创新农村金融产品。

对此,人民银行哈尔滨中心支行创新开展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在地方政府大力支持下,2012年3月,齐齐哈尔市克山县被农业部列为全国24个国家级农村改革试验区之一,人行在全省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中重点推广“克山模式”。2013年3月6日,东北地区首家“县域信用信息中心”——克山县信用信息中心成立。

克山模式是在当时怎样的农村金融信用环境背景下催生的呢?

前几年,黑龙江农村金融环境势态严峻,各大涉农金融机构不良贷款包袱沉重,2015年,黑龙江省不良贷款率达4.78%,同比远远高于全国平均值。黑龙江邮储银行2013年不良贷款率高达43亿元,占近全国同行三分之一。

人民银行哈尔滨中心支行处长周锐分析说:“农业是黑龙江主打产业,前几年农村金融生态环境不好,不良贷款率比全省平均不良贷款率高7%以上。农民普遍反映贷款难、贷款贵,农民还款意识不强等问题突出,各金融机构涉农业务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一时间社会各类信贷公司蜂拥而至,涉农贷市场鱼龙混杂,围绕抵押物纠结、纠缠不清,急贷和惜贷矛盾突出。”

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建立现代金融体系,是党的十八大做出的战略部署,也是促进宏观经济稳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而建设农村信用体系,建立信用信息采集平台,发展农村信贷事业,成为黑龙江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由农业大省转向农业强省转型,推动新型农村经营主体健康发展的重要路径之一。

“克山模式”由此应运而生!

变化是惊人的,由农户个人信用信息评定到农村整体信用环境提升,带来不仅仅是万千农民生活方式的转变......

仲夏时节,记者来到哈尔滨银行阿城网点,拿到阿城第一笔信用贷款的阿什河街道城建村种植户何国彬说,当时幸亏及时拿到了贷款,不然真种不上地了。何国彬回忆,那还是2005年,信贷员高淑珍帮助他通过“五户联保”拿到第一笔贷款5000元,第二年续贷3万元。当年何国彬才种15亩地,现在都种1500亩水稻了,一年收入30多万元。何国彬无比欣喜地说,家里两个儿子、儿媳加两个孙子,现在又承接“父子贷”,连续12年受益哈尔滨银行“农户种植贷款”、“彩虹贷”信用贷款,年息才7.8%,而且手续非常简便,只填一张表,3天钱就到位。

信用贷款犹如及时雨,给何国彬一家带来了生活春旺和富裕秋收。而他深明:幸福都是建立在坚守信用的基石之上!

新立街道长虹村刘忠义,原来是一名教师,养了800只大鹅。农村信用社创业资金不设门槛,信贷员来到村口放贷。现在他养大鹅5000多只、商品鹅10000多只,年收入20多万元。刘忠义践诺守约评信良好屡获创业贷款扶持,“信用生财”成了他家的致富经。

在克山县河南乡学习村,记者一迈进种粮大户佟永贵家的小院,几只大白鹅伸长脖子呷呷直叫。门前停着一台红色农机,佟永贵告诉记者:“这机器挂上农具就可以蹚地。”他给记者讲述了使用农村信用社农信贷前后生活的变化。

“这些年手头可宽绰多了,过去没有钱包不到地,只种自家20亩地,年头好还行,赶上灾年,去了种子化肥,啥也不剩,都得赔。这两年借助农信社几万元贷款,种了190亩苞米、黄豆。我们农民只懂种地,多包地,每年就能多挣钱。一年挣个四五万块钱不成问题,这可都是实收入,有了这钱,儿子结婚不愁了!”佟永贵说。

问及农信贷款手续费不费事,老佟说:“开春向农信社申请贷款后,农信社的信贷员到家照照相,把房子、四轮拖拉机等做个抵押,办了个两户联保,不到7天就放款了。有了这些钱,可以包更多的地,购买种子、化肥都够了。利息只有八厘,周转使用3年,方便极了。”


黑龙江省农信社干部走村串户为贷款农户评级授信 本报记者 黄力辉 摄

乡亲们告诉记者,村里还有挺多农信社评出的“黄金户”,享受银行授信额度封顶10万元,保底5万元,周转使用三年无担保。要是临时取一两万连利息都不用花,随时有钱随时还。

人民银行克山支行行长杜宏林说,这里63544家农户的信用状况都已输入电脑,每年更新。因为这里是信用村,家家户户几年间的经济状况早就在信息平台上登记了,办理农信贷款十分便捷。

在克山县河南乡仁发村村委会办公楼前,还有一块醒目的牌匾“克山县仁发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这可是块“金字招牌”,省委书记、省长都曾到此视察。

走上这座小二楼,透过玻璃窗,眼前绿油油的农田一望无际。克山县仁发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生产经理刘双义告诉记者,这是合作社流转来的6800亩地,全部采用先进的滴灌技术,分别种植有机大豆、有机黏玉米和紫薯,产品已取得有机认证,实现了可追溯,并且远销上海等地。

在门前宽阔的场地上,整齐停放着各式各样的大型农机,有深整地专用的大马力比尔农机,英国产麦赛伏特森收获机,轮胎高达两米、一天能收一千亩的凯斯613农机,还有各种联合收割机、抛肥机、播种机,总价值8000多万元。

随着轰隆隆的滑轮声,巨大的库房大门被推开。合作社的“镇宅之宝”露出真容——这是一架草绿色来自比利时的马铃薯自动捡拾机,价值600万元。刘双义介绍,这台机器运行时,前部打秧,中部传送,后部筛选入斗,一台机械可代替300到500人的工作量。由于这些现代农机都是电脑操控,合作社还专门培养了多名本地的技术人员。

广场中央,新型农机大棚正在建设。刘双义说,由于农机太多,如果露天存放,光照风吹对农机轮胎磨损非常大,我们正在建设一批机具棚解决机具存放问题。

“合作社能有如今的繁荣,离不开农村信用社的支持。”刘双义说,“若不是农信社帮扶,谁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合作社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好。2009年立社之初,合作社仅靠农机代耕作业经营,去了人工和场库棚建设,利润不够利息钱,一算账就赔钱。后来在农信社支持下,合作社引领农民带地入社,用机械把地连片经营。合作社不但可以采用农机具抵押贷款,还可以地权抵押贷款,现在还可以使用信誉贷款。农信社等授信一放就是3个亿,使合作社得到快速发展”。

“克山模式”的特点和实质是什么呢?

2010年,克山县人民银行被哈尔滨中心支行确定为农村信用体系建设重点推进县,2012年3月农业部将黑龙江克山县列为全国24个国家级农村改革试验区,2014年克山县被人民银行确定为黑龙江省唯一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试验区,以此为契机,克山县提出了“以筹建信用信息中心为手段,实现金融机构和政府相关部门信息共享、以信用评级(分)为依托加大金融支农惠农力度”的工作思路,确定了“一个建立、两个拓宽、三个完善、四方合作”的“克山模式”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框架,在此基础上推动创新金融产品,改变贷款抵押模式。

“一个建立”:建立一个具有县域特色、功能齐全、覆盖广泛、主要服务于现代农业和城镇化建设的县级信用信息中心。

“两个拓宽”:拓宽信用信息采集对象范围,将农民专业合作组织纳入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中来,开展农民专业合作组织信用评级;拓宽信用信息采集内容的传统框架,采集内容除银行业信用信息外,还将采集对象的对外担保、受表彰及处罚、参保信息等。

“三个完善”:完善中小微企业、农户、农村经济组织信用体系建设;完善农户、农村经济组织、中小微企业信用评级方式方法;完善信用信息有效整合与信息共享机制。

“四方合作”:克山县政府实施行政支持,加大经费投入,主导县域信用体系建设,推动有关成员单位建设信用信息中心;人民银行给予征信技术支持,并运用支农再贷款等手段,在信贷准入门槛、贷款额度、利率等方面政策优惠;各家金融机构积极利用信用中心数据,建立信用评价机制,落实金融优惠政策,创新金融产品,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农专社、农户等涉农主体积极配合开展信用信息采集和信用评定,有效利用金融资源发展壮大。

同时,克山县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中开展“三信”评定工作,在“三信”评定过程中确定了“一采、二评、三统一”的评定方法。

一采:在信用信息的采集过程中推行“一确认两签字”信息采集方式。即采集人和被采集人共同签字,对采集信息进行确认,同时由采集小组确认的方式,逐户采集确认农户信息。到目前已经建立农户信用档案63544户,采集录入率达到100%。

二评:由县政府参与,农村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成员共同参与制定出台《克山县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总体方案》、《克山县信用户、信用村和信用乡(镇)评定暂行办法》,在利用县域信用信息管理系统进行评定同时,村委会、农村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分别对信息主体进行评价,并将结果进行公示,确保评定结果得到各参评主体的认可。目前已经评出3A级信用户3533户,2A级信用户15633户,A级信用户34260户。在3A级信用户中优中选优评出“黄金信用户”272个,评定信用村94个、信用乡镇13个。

三统一:是实现评价指标、评分标准、操作流程“三统一”。克山县出台了《克山县信用户、信用村和信用乡(镇)评定暂行办法》即所有信用信息主体采信的采集项目、评价指标全部一致;利用县域信用信息管理系统统一设定系统评分标准,系统自动评分;采集、录入、评分和公示等所有“三信”评定操作流程完全一致。

克山县在大力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同时,不断创新金融产品,作为全省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县,克山县自2012年投放全国第一笔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以来,已累计投放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近12.7亿元。截至5月末,全县各金融机构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余额53249万元,比年初增加26325万元。其中县农信社34323万元;村镇银行10085万元,哈尔滨银行8820万元。贷款主要是用于农业生产经营与承包土地使用,其中不良贷款仅1199万元。

据克山县县委书记刘国文介绍,克山县不仅创新抵押贷款新模式同时还创新成立县域产权交易平台。 2009年3月,全县产权交易平台建立,2010年出台的土地价格评估办法,以及《克山县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管理办法》。2015年克山在原有农村土地流转平台的基础上建立了农村产权流转平台,为进一步促进土地、林地、草地、水面和机械设备的流转奠定了基础,也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的推开铺平道路。克山县政府通过县乡农经部门和村委会,建立了县、乡、村三级土地流转和融资平台,在平台内设置农村产权融资服务窗口,直接受理融资申请。村、乡土地流转中心负责核实耕地详细信息后进行抵押登记,县土地流转中心负责办理流转土地他项权证;涉农金融机构结合农户、种植大户、合作社、农业公司等不同对象的生产实际,推出3种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模式:对农户实行完全形式的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对合作社推出了“土地经营权抵押+担保公司”贷款和“土地经营权抵押+其他物权抵押”贷款模式(其他物权包括农机具、股东财产、村集体机动地等);土地流转按揭贷款等。

“克山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使不良贷款率明显下降。”刘国文书记告诉记者,截至2016年末,全县涉农贷款不良率为1.49%,比去年同期减少5.53个百分点,更比2011年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初期减少16.13个百分点。截至2016年末,涉农贷款余额为249617万元。推出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土地预期收益权抵押贷款、土地流转按揭贷款、信用+农户+核心企业的产业链贷款等多种形式涉农贷款。

同时金融企业贷款风险降低效益提升。2016年克山信用联社累计投放贷款17.2亿元,实现利润3062万元,上缴利税1134余万元,不良贷款率为3.79%,同比减少13.97个百分点。

“克山模式”成功经验为全省开展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探索出一条新路,人民银行哈尔滨中心支行在总结经验基础上,积极推动省政府出台了《黑龙江省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方案》,同时在充分调研论证基础上,对克山县信用信息中心管理系统进行完善,增加种植大户信息与家庭农场模块,开发升级黑龙江省县域信用信息管理系统(2.0版),进而在辖区推广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克山模式”。同时,出台了《利用货币政策工具支持农村信用体系试点建设实施方案》,带动全省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实现突破性进展。

黑龙江省金融办主任郎国明提出:“各部门要克服畏难情绪,加快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真正让农民享受到完善的农村信用体系带来的金融服务便利。”

人民银行哈尔滨中心支行以克山县为试点,提出“以筹建信用信息中心为手段实现金融机构和政府相关部门信息共享、以信用评级(分)为依托加大金融支农惠农力度”的工作思路。多方参与建立信息采集、数据整合和共享机制,实现信用评级(分)与相关政策支持挂钩。通过信用信息共享服务,促进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将评价结果在社会领域的应用,有效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农村的信贷投入,形成了“政府主导、央行推动、多方参与、共赢受益”的工作机制。“克山模式”的建立有效形成了资金洼地效应,并促进了土地规模经营和金融产品创新。截至目前,克山县农户信息采集63544户,占可采集户数的100 %,农民专业合作社采集618家,占可采集家数的90.61%。已经评出3A级信用户3533户,“黄金信用户”272个,评定信用村94个、信用乡镇13个。

哈尔滨中心支行依托信息系统开展“三信”评定,扩大应用效果。建立包括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金融机构等共同参与的信用评定组织与工作机制,建立适合当地特点的指标体系和评定制度,积极推进“信用户”、“信用村”、“信用乡镇”的“三信”评定与创建,在信贷政策上给予优惠;充分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建立信用激励机制。制定《运用货币政策工具支持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试点实施方案》,引导涉农金融机构将货币政策工具与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相结合,指导涉农金融机构通过支农再贷款降低信用村、信用户的贷款利率。

截至目前,黑龙江全省已有30个县(市)建立了县域信用信息中心,覆盖率达到45%。地方政府出资总计604.3万元,共采集入库100.5万户农户、7227个农民专业合作社信用信息。全省共创建信用户105.1万户,信用村2138个,信用乡镇187个。

黑龙江银监局副局长李兰介绍说,黑龙江银监局通过与政府部门密切沟通,与主要涉农银行机构深入座谈调研,推动出台指导意见,进一步加强全省“信用村(乡)”建设。通过弘扬诚信文化和建立联合惩戒机制,优化农村地区金融生态环境。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创新产品和服务,改变农村地区融资方式,重点推广“免抵押”授信模式,降低农村地区融资成本,破解金融支农“瓶颈”。

黑龙江全省依托信用信息平台,以信用评级为手段,以货币政策工具为支撑,不断创新信贷品种,逐步增加信贷投放。克山县创新了“银行+合作社+信用户+融资担保公司+保险+加工企业”的新型融资担保链条。2015年,润生村镇银行发放新型融资链贷款近14亿元;绥滨县创新推出“信用评定+互保+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模式,以农户信用等级为标准,实行差异化用信方式;牡丹江市依托农村“林、地、房”等资源,建立“信用评级+土地承包经营权+家庭农场或专业合作社”、“信用评级+林权+农业龙头企业”等贷款模式。截至2016年8月末,试验区克山县累计向合作社投入信贷资金33.6亿元,土地经营抵押贷款累计投放9.4亿元。鹤岗绥滨县累计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投放贷款9498万元。

“克山模式”为今后做好农村金融工作带来哪些重要启示呢?

克山模式核心是建设农村金融信用信息平台,创新推出金融产品,服务广大农户及新型农村经营主体。实质是克山诚信种子生根,催开农村金融创新之花。

徙木立信故事出自《史记•卷六十八•商君列传》:令既具,未布,恐民之不信,已乃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民怪之,莫敢徙。复曰:“能徙者予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辄予五十金,以明不欺。卒下令。

商鞅变法,赏金立信,有其时代局限。然而,农村金融环境,社会信用岂能凭金钱利益长久驱动?今天,社会普遍诚信体系建设不能寄托在金钱利益之上,而应建立社会诚信体系,用法规、制度褒奖诚信,惩戒失信,双管齐下方能奏效。信,乃信用,是一种人格,是一种道德境界,更是一个人于社会交往中一种价值标签。只有将个人荣辱纳入社会诚信评价体系中,才能考量个体诚信价值。

克山模式与人民银行提出打造构建征信体系相辅相成。农村金融信用当中核心问题是地押权属,完成此举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仅是金融部门,需要政府及社会各部门通力合作才能实现,这正是今天推进“三农”建设,实现农业现代化亟需的农村金融大环境建设。

克山信用信息平台的建立,带动更多农村金融放贷主体入场,引发更多农村金融产品创新竞争,从而受惠于广大农户。农村金融当初从三五户联保,到多种形式抵押,最后到无抵押、无担保信用贷款,正是社会进入文明、诚信高等形态写照,在这个意义说,以克山模式为导引,黑龙江农村金融信用体系建设就是全省“诚信龙江”建设的重要构成和有力支撑。克山模式引来全省农村金融信用体系建设“活水”,创新农村金融产品,“两权抵押”、“活体抵押”、“动产抵押”等等,为活跃全省农村金融市场,建设“人无信不立”、“事无信不成”的诚信文化环境,具有重大现实指导意义。

克山模式值得借鉴之处在于——建立信息采集机制。由各乡镇及行政村逐户采集农户信用信息,抽调金融机构相关人员、乡镇、行政村干部及村民代表等共1236人,组成322个采集小组,逐户采集,并由被采集人和采集人双方签字;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在克山县政府的主导下,所采集的信息全部录入信息中心系统数据库。信息中心建立了一个由45家成员单位(含金融机构和政府部门)组成的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建立信息更新机制。信息中心对各成员单位制定了不同的信息更新时限。银行类信用信息采用即时更新方式;建立政策配套机制。评审后的信用等级与贷款贴息、政府奖励挂钩,提高信用等级较高的农业经营主体的贴息比例;建立信用应用机制。

目前,推进克山模式过程中,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

其一,一些地方政府重视不够,难以形成合力。社会征信服务平台等是由政府部门牵头的统一信息平台。2014年省政府就已经正式下发了《黑龙江省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方案》,但一些地方政府重视不够,没有投入有效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大部分地区财税政策保障机制、政策性农业保险机制与风险补偿等机制落实不到位。

其二,各部门配合乏力,信息采集与更新难度大。信息采集及更新是开展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基础,因为各地区农业经营主体信息量大、分布面广、采集项多等特点需要地方政府统筹部署,各方协同推动,但部分地方政府没有将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纳入重点工作,相关部门配合乏力,仅靠人民银行单方面推动,其对各成员单位没有相应的行政约束力,信息的准确性及全面性难以保证。

其三,科技力量薄弱,系统功能难以满足差异化需求。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过程中,黑龙江省县域信用信息管理系统是人民银行以试验区克山县实际情况为基础自行研发的,该系统采集了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的基本信息、银行信息和非银行信息三大类信息,但由于地域不同,实际经济情况存在差异,系统中设计的指标无法满足不同县域的实际需求,需要不断对系统进行升级改造,但目前的系统研发及后续升级维护仅依靠人民银行科技人员,难以满足信用体系建设全方位的差异化需求。

其四,信用评价结果推广难,社会化应用不明显。由于各成员单位对各种考核、评价都有着不同的体系,其考核评价的指标和标准也大不相同,评价的方法也各有差别,而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聚集了多家成员单位,所有成员单位都能够认可和使用农村信用体系平台的评价结果成为推广的主要问题。

其五,信用优势体现不明显,支农优惠政策落实不到位。尽管部分地区涉农金融机构支农信贷,对信用乡、信用村、信用户在贷款额度、利率、期限等方面的给予了一定的优惠政策,但部分地区涉农金融机构为防范信贷风险,即使为信用户办理贷款,仍需提供担保。信用优势体现不明显,信用户难以充分享受信用带来的实惠。

如何解决推广克山模式中遇到的这些实际问题?

首先要争取地方政府的重视与支持,落实政策激励机制。依据省政府下发的《黑龙江省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方案》,推动地方政府建立适合地方实际工作推进框架,建立组织协调机制,将信用评定结果作为财政支农资金安排、政府补贴、农村配套服务等相关优惠政策的参考依据。同时,尽快落实财税政策保障、政策性农业保险与风险补偿等机制,充分调动涉农金融机构、农业经营主体参与的积极性。

其次多方联动,建立信息采集及更新机制。建立政府各相关部门、金融机构、农村经营主体之间的联动工作机制,以行政村为单位,由行政村干部、村民代表及涉农金融机构工作人员组成的信用信息采集小组、评价小组,逐户采集农户及农民专业合作社信息;由各个相关部门负责各自的涉农非银行信息的录入及更新工作。

创新工作思路,探索多样推进模式。借鉴克山模式,但不局限于复制试验区做法。结合部分地方政府部门建立的统一信息平台,根据人民银行总行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文件精神及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方案,积极配合政府部门做好系统开发、数据采集、信用评价、涉密信息等方面工作,为地方政府部门提供技术指导,组织金融机构借助政府部门搭建的统一信息平台,开展“三信”评定工作,联合政府部门建立失信惩戒、守信激励的农村信用环境。

加大农村金融产品创新。引导涉农金融机构依托信用信息平台在对农业经营主体开展信用评价的基础上,创新多种惠农金融产品,改善金融服务,扩大涉农贷款品种,增加小额信用贷款比例,结合当地农业生产经营实际情况,推行农户小额信用贷款及农户联保贷款等多种贷款模式,切实为信用农户开辟信贷绿色通道。

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农户信用意识。以镇、乡、村、屯为单位,以贴近农户生活的典型案例为内容,以简单易懂的语言、喜闻乐见的形式开展宣传,真正做到使信用理念深入人心,为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营造良好舆论氛围。

8月3日,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在金融机构调研时强调,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发表的重要讲话,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金融工作作出全面部署,为做好新形势下金融工作、促进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健康发展提供了根本遵循。要认真学习领会,深刻认识做好金融工作重大意义,不断开创金融改革发展新局面,要积极支持民生领域项目建设,助力全省脱贫攻坚,加强和改进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更好发挥金融资源聚合效应,为黑龙江振兴发展提供强有力支撑。

今年上半年,黑龙江省涉农等实体经济领域信贷支持保持稳定,对扶贫等领域的资金支持力度不断加大。截至6月末,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18921.8亿元,同比增长9.3%,增速高于一季度1.6个百分点。贷款利率水平低于上年同期,融资成本不断下降。黑龙江金融业积极支持现代农业发展,“两权”抵押贷款保持增长势头。截至5月末,全省试点地区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余额79.9亿元,比年初增长53.5%,同比增长17.2%。

同时,全省农民增收工作会议也提出,要靠强化金融保险服务促进农民增收。创新农村金融服务,让广大农民享受到低成本的金融信贷支持。充分发挥省农业担保公司作用,让更多规模经营主体受益。同时,要搞好各类农业政策性保险试点,探索农业保险保稳定、保收入的实现形式。

时代黄钟大吕已敲响,新目标、新任务、新境界更有催人意!

克山模式诚信根,催发农村金融创新花。尽管克山模式在推动黑龙江农村金融创新发展中使命非凡、历尽艰辛;尽管创建良好农村金融生态环境还要久久为功、任重道远,但黑龙江金融界正以习近平总书记对金融工作重要讲话精神为引领,落实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对全省金融界健康创新发展最新要求,上下勠力同心,踏石留印,抓铁有痕,为全面建设“诚信龙江”奋勇担当,锐意进取,以最大的信心和勇气,迎接时代赋予的新使命和挑战!

【关键词】  克山,模式,诚信,根,农村,金融,创新,花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今日热点
在涉及农村的诸多改革措施中,农村金融的改革有着枢纽性质的重要意义。如今,改革的效应正在影响千村万乡...
推荐内容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