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农金要闻

破解夏粮收购困局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本报记者 孙金霞 发布时间:2016-09-29 RC#3-12332-20

农村金融时报

2016年的夏收接近尾声,纵观今夏以来的新小麦收购市场,由于各类主体收购积极性不高,政策性收购基本主导市场行情,小麦价格经历了一个稳步走高的过程。

粮食收购无小事。支持粮棉油收购是农发行的立行之本,发展之基。面对今年部分主产区自然灾害频发、仓容不足等诸多困难,农发行各级行秉承家国情怀,尽职履责,备好资金钱等粮,在受灾地区实行“特别收购”,开辟“绿色通道”,全力做好收购信贷资金供应工作,切实保护种粮农民利益,为粮农撑起希望之伞。

政策落实得力 收购稳步推进

王恭贺是山东省惠民县清河镇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今年当他得知当地启动小麦托市收购后,立刻把粮食拉出来卖,总共卖了4万多公斤。

“刚开始粮食卖不上价,俺就没有出手,托市启动后,算算账,比没有实行托市前收入增加了3700多元。”王恭贺对《农村金融时报》记者说。

我国小麦市场2006年开始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白小麦、红小麦和混合麦分别为0.72元/斤、0.69元/斤和0.69元/斤,而后最低收购价格逐年提高,其中白小麦的收购价略高,到2012年三种小麦价格一致,从2014年-2016年生产的小麦(三等)最低收购价均维持在1.18元/斤,累计提价幅度63.89%。

今年国家在小麦主产区河北、江苏、安徽、山东、河南、湖北6省全部启动托市收购,同时下发文件让地方政府收购等外超标小麦以降低农民的损失。

“尽管今年夏粮生产受灾严重,小麦粮源质量低于往年,但由于国家及早在主产区全部启动托市收购,各级地方政府相继出台了超标小麦收购支持政策,加之粮食收购部门各项措施落实到位,共同推动小麦收购进度加快。”经济分析师张荣胜说。

记者观察发现,就近期收购情况来看,各地托市收购力度不减。河南省已先后分5批安排收购库点1601个、仓容1374万吨,分别较去年增加库点167个、增加仓容157万吨。近期又在局部仓容不平衡的地区设立延伸集并收购库点,下达省内跨县集并计划100万吨,方便农民就近售粮。

同时,另一主产区河北省在近日启动最低收购价小麦第三批收储库点,收购力度进一步加大。统计数据显示,该省小麦主产区有效空仓容约132亿斤,预计今年农发行贷款客户小麦收购量将达到120亿斤,最低收购价小麦收购量可达65亿斤。

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全国共收购托市小麦约1747万吨,较去年同期增加95万吨。其中,江苏省已收购301万吨,同比减212万吨;安徽省已收购395万吨,同比增60万吨;河南省已收购743万吨,同比增24万吨;湖北省已收购44万吨,同比增5万吨;山东省已收购118万吨,同比增73万吨;河北省已收购146万吨,同比增146万吨。6个小麦主产区中有5省托市小麦收购量均出现了增加。

应对复杂形势 克服多种困难

由于今年入夏以来黄淮地区小麦灌浆期和收获期普遍受降雨等特殊气候影响,夏粮单产下降,总产量出现负增长,小麦不完善粒严重超标。尽管小麦最低收购价预案全部启动,粮食收购进度依然缓慢,夏粮收购面临严峻形势。

尤其在河南这个粮食生产大省,今年的夏粮收购形势复杂,困难和压力前所未有。6月4日,在夏收的节骨眼上,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遭受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风冰雹,陈学中在东史固村的千亩农场受灾严重,原本金灿灿的麦穗倒成一片,有的麦子已经发了芽。“受灾的麦子质量下降,根本达不到入库的标准。”陈学中一筹莫展。

除南阳、濮阳外,河南省其他地市小麦不完善粒都严重超标,平均达到36.78%,每斤0.9元都无人收购。由于小麦等级降低,收售矛盾突出,在需求低迷、库存高企、收储矛盾加剧等一系列因素叠加的大环境下,市场收购相对谨慎,社会主体入市不积极,从而造成了全省夏粮收购缓慢的格局。

据悉,受粮食深加工行业持续低迷,企业开工不足、经营亏损等因素影响,市场化主体入市收购更为谨慎,市场活跃程度较低。据统计,2016年5月1日至6月30日,市场化收购贷款占农发行全行小麦收购贷款投放量的20%,与2015年同期相比下降近25个百分点。

复杂的情况让农发行控制贷款风险的难度增加。据记者观察,当前,夏粮收购旺季与粮棉油“去库存”工作相互叠加,玉米价格下行趋势十分明显,玉米和小麦两者之间的比价关系和替代关系决定了小麦销售价格同样处于下行通道,控制好小麦收购贷款的市场价差风险,是2016年夏粮收购信贷工作中不容回避的一个突出难题。

积极应对保收购

针对今年政策性收购质量标准高、市场化收购主体入市不积极的特殊情况,农发行各级行以积极主动的工作,切实保护农民利益。

该行高度重视夏粮收购工作,董事长解学智多次听取关于夏粮收购的专题汇报,并及时将有关情况向国务院汇报。总行行长祝树民、副行长鲍建安多次赴安徽、河南等夏粮主产区进行调研,切实了解夏收情况和存在的问题,并多次就夏收有关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各级行一线员工特别是基层行的工作人员加班加点,积极工作,做好资金服务和信贷支持,为夏收工作的平稳开展提供有力保障。

在夏粮收购进行时,农发行总行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级行全力支持中储粮公司落实好最低收购价收购政策,增加收储库点,提前发放贷款,按照“钱等粮”的要求确保资金供应;积极配合落实粮食安全省长负责制,依靠地方政府多措并举,妥善解决好不完善粒超标的粮食收购问题;积极支持符合贷款条件的多元主体入市收购;切实加强信贷服务,提高办贷效率,增加服务时间,提供优质结算服务。

“今年如何支持好市场化收购,确保不出现‘打白条’和‘卖粮难’问题,是对农发行粮棉油信贷工作的重大考验。”农发行河南省分行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对此,该分行在河南启动托市收购以后,提出了适当放宽托市小麦收购标准、通过技术手段提高达标小麦数量、给予市场化收购企业一定补贴、尽快出台地方调控收储政策等四条政策建议,受到省政府的高度重视。

“6月28日,河南省夏粮收购工作紧急会议召开,出台了支持夏粮收购的一系列措施,其核心内容便是来自我们农发行的建言。省政府拿出了3000万元,为地方国有粮食企业配置振动清理设备;对粮食经纪人、种粮大户等购买清筛设备的,将参照农机购置补贴标准给予20%的资金补贴。”上述农发行河南省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9月25日,河南分行共投放夏粮收购贷款347.93亿元,支持企业收购283.47亿斤,同比分别增加22.49亿元、8.23亿斤。夏粮收购的战线拉得比往年更长。

农发行山东省分行行长赵富洲表示:“我行把支持夏粮收购作为全行工作的重中之重,秉承家国情怀,主动提升站位,积极顺应农产品购销新形势新要求,扎实做好粮食收购资金贷款发放与管理工作,充分发挥农业政策性银行支持粮食收购的主导作用,决不因我行工作不到位影响夏粮收购。”

据了解,农发行山东省分行实行“一把手”工程,高效有序落实夏粮收储政策,夏收资金投放过百亿元,创2008年以来同期新高。截至9月22日,农发行山东省分行累计投放夏粮收购资金贷款115亿元,同比增加39亿元,支持开户企业收储小麦136亿斤,同比增加27亿斤。

及时售粮为上策

距离集中收购结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对于小麦后市的研判,像王恭贺这样有经验的种粮大户心里都没有底儿。

据记者了解,由于今年夏收过程中政府在主产区提早全部启动托市收购预案,而且执行力度也比较大,收购量剧增使得当前市场小麦余粮数量大大少于往年同期,从整体供需状况来看,市场并不缺粮。

受产能过剩、市场竞争激烈的制约,我国小麦、面粉市场“麦强面弱”的局面很难改观。近来迫于小麦价格上涨的压力,尽管一些面粉企业小幅上调面粉出厂价格,但提价心态较为谨慎,且提价幅度也远远低于小麦价格上涨的幅度。资料显示,8月份以来,主产区小麦进厂价大约上涨40-100元/吨,而面粉价格仅上涨20-40元/吨。

“今夏以来,由于下游产品需求疲弱,制粉企业小麦收购心态谨慎,积极性不高。9月份以来,受中秋节日效应的影响,面粉需求有所好转,但据厂家反映各种需求不均,前路粉、精粉走货较好,中路粉走势偏弱,相比往年整体订单量增加并不明显,这说明节日效应并未给市场带来多大惊喜。后市虽有国庆佳节的支撑,但估计制粉企业在上下两头受到挤压的市场环境下,做多小麦库存的欲望仍不会高。”张荣胜说。

再加上受小麦市场流通制度的制约,我国小麦市场往往会出现集中收购结束后市场粮源短暂偏紧的局面,后市价格能否出现大幅度波动不易判断。

回顾过去,2013年由于市场需求低迷,集中收购结束以后,相当长时间内小麦价格的上涨还赶不上存粮成本提高的幅度,一些存粮企业及贸易商因赌市而造成亏损。

2014年由于第四季度新托市小麦提前上市,且拍卖力度较大,加之贸易商小麦出库积极性较高,一些囤粮企业并未赚到钱。

2015年夏收一结束,市场就出现了惊心动魄的“过山车”行情,使得小麦价格长期低迷徘徊,大部分贸易商收购的小麦在加上相关费用以后,囤积新麦也是亏钱的。

专家提醒当前存储小麦的贸易商,后市仍不宜存有惜售赌涨的心理,应抓住当前麦价处于高位及市场粮源偏紧的“空档期”,该出手时就出手,及时售粮不失为上策。

市场期待2017年预案

“9月份以来小麦市场粮源不断减少,主产区小麦收购进度环比虽有所放缓,但同比增速仍然较快。近期南方麦区一些收储库点已开始步入验收阶段,估计收官阶段的小麦收购量不会有大幅度的增加。”张荣胜说。

随着南方地区中晚稻及北方玉米即将上市,市场的关注点已开始转向秋粮。就当前市场来看,农户手中可售小麦已经不多,粮源主要集中在部分种粮大户、粮食经纪人和贸易商手中,为腾资金、腾仓容收购秋粮,小麦销售量或会增加。由于节后制粉企业的阶段性补库已经过去,市场需求将进入相对平稳的时期,后期市场的供需矛盾或会有所缓和。

记者从粮食主产区了解到,今年玉米收储制度的改革,让种粮、收粮等各方对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改革动向关注度较高。

“预计托市收购结束后,2017年最低收购价政策将是影响小麦市场未来走势的关键因素,预计2017年小麦最低收购政策应基本维持不变。一方面是由于今年新麦质量降、单产减、价格跌,农户种植收益下滑,农民种植意愿受政策影响意愿较重。若降低明年最低收购价格,将严重打击农民种粮积极性。另一方面为了保障产业链下游的利益,面粉加工企业没有足够的资金和仓容实现全部收购,如果没有中储粮这样的政策性收购主体,可能会出现农民‘卖粮难’,加工企业也缺乏稳定的粮源供应。”张荣胜说。

专家建言,2017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应尽早公布,释放积极的市场信号,避免出现2015年托市收购结束后小麦价格的“断崖式”下跌。只要国家释放积极的信号,今年后期的小麦市场还会维持坚挺的行情不会改变。

【关键词】  破解,夏粮,收购,困局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今日热点
纵观今夏以来的新小麦收购市场,由于各类主体收购积极性不高,政策性收购基本主导市场行情,小麦价格经历了...
推荐内容
推荐专题